<legend id="quzye"><tt id="quzye"></tt></legend>

    <source id="quzye"></source>
    <output id="quzye"></output>
    <rt id="quzye"><big id="quzye"><noframes id="quzye"></noframes></big></rt>
      <strike id="quzye"><small id="quzye"></small></strike>
      首页> 资讯 > 焦点 > > 正文

      潮起潮落 搏淤斗泥 ——东海监测中心外业组滨海湿地采样记

      • 2018-10-13 12:38:16 来源:海洋网编辑:网友投稿

      注重细节采好样

      “高150厘米,植被类型为芦苇,土壤颜色灰褐色。”

      9月13日8时左右,在上海市崇明区横沙岛滨海湿地,自然资源部东海监测中心湿地外业采样组组长王腾定好位置,铲平上面的植被,整理出一小片区域,放置了上下直通的不锈钢圆柱土壤定量采集器,穿着采样后湿透的工作鞋,将它踩压下去。随后,他用小铲子沿着采集器将旁边的泥巴挖开,确保采集的土壤样品符合规范和要求,再装入样品袋中,紧接着记录下采样点的植物生长状况。

      “外业采样的鞋子很有讲究,潮间带采样时,要比平时小一码。鞋带须系紧,贴脚、紧实,方便工作。”王腾说。

      采集了3袋样品,王腾在整理样品间歇告诉记者,上海市滨海湿地植被监测每年一次,主要是通过现场采样,对低潮带、潮间带、高潮带植被生长状况开展监测,收集滨海湿地的植被状况,形成完整的数据资料库,及时掌握生态状况。

      “初步看,该区域的植被状况基本上与去年的监测结果相接近;不过,土壤成分变化还得等实验分析,才能做出判断。”王腾介绍得很严谨。

      “别小觑了文弱书生般的王腾,他博士毕业工作近3年,既能够写技术报告,也能深入潮间带、湿地,是生物生态专业植被领域方面的行家里手。”正在低潮带生物采样的王周禹大声告诉记者。

      王腾来到东海监测中心工作,与生态监测室何彦龙博士共同组建了一支专门从事植被监测的团队,弥补了本单位空白,并积极拓展技术人员的专业覆盖面。

      观潮探路防风险

      尽管近在咫尺,王周禹采样点的泥沙明显软淤,有些地方没过了小腿肚。“大家干活稍微麻利点儿,要在潮水涨潮前把低潮带、潮间带和高潮带的样品采集全部完成,等潮水涨上来就危险了。”

      在低潮带,王周禹的生物采样技艺娴熟、经验丰富。他采集了部分泥样,将放有泥样的专用筛子拿到海水中筛洗时,感觉潮水略有上涨,赶紧提醒同事注意安全。

      王周禹参加工作40余年,一直是生物生态组外业采样的主力,不管是参与出海外业大监测工作还是潮间带生物采样,始终坚持不怕苦、不怕累、不抱怨的优良传统,无私帮助后学者,毫无保留传授经验。

      作业中,王周禹告诉记者,潮间带采样最要注意的就是掌握潮水涨落的时间、规律以及泥沙淤积程度。因为潮间带采样要采集高潮带、潮间带和低潮带的样品,低潮带的样品只能等潮水退去采集,落潮和下一个涨潮间隙必须完成所有的样品采集,确保任务完成及人员安全。

      崇明横沙一带的潮水涨落较为规律,相对来说危险系数不大,有潮汐表可查。从岸边选择去低潮带区域的道路也非常重要,必须依靠经验。由于从未有人员往来,所有的路都靠采样人员深一脚、浅一脚地探寻,为了安全起见,一般原路去、原路回。

      王周禹说,还有一些地方涨潮落潮规律不明显,比如江苏苏北沿海的“怪潮”所在区域就是这样。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潮水会在半小时内快速上涨1米多,很快没过沿海滩涂处,采样人员毫无自救和喘息的机会,极其凶险。

      “只要有一次探寻之后,做好标记,以后就都可以通过这条路采样,不就减少风险了吗?”记者好奇地问。

      “没有这样简单,这个只能作为参考。一方面,泥沙淤积程度随潮水大小和时间不同有差异;另一方面,不同任务设置采样站点也有差异,不是每次都在同一个站点采样。”王周禹解释道。

      小心翼翼保安全

      “哎呀!”随着一声惊叫,记者随外业组顺次采集潮间带和高潮带样品,沿原路趔趔趄趄返回时,一不小心,一个踉跄直挺挺地趴下去。在趴倒的瞬间,记者下意识一手护住相机包,一手撑在石头上,额头差点碰到大石头上,小腿、膝盖、胳膊、手掌多处擦伤。一旁的王周禹闻声,赶紧搭手帮忙。

      “幸好没有大的伤害。”王周禹长舒了一口气,“今天走的这条路,是我在潮间带采样以来最好走的路了。昨天的淤泥路,才更危险。”

      前一天傍晚,为了在潮起潮落间隙完成任务,外业组冒雨前往泥沙淤积的上海横沙岛滨海湿地东滩采样。王周禹完成任务后想尽快上岸,从一个直线距离不到半米的地方,蹚过淤泥经岸滩堤坝上来。凭着经验,他觉得淤泥可能不浅,但为了赶时间,便大胆尝试。

      王周禹将随身携带的竹竿插到淤泥稍微用力一试,一人多长的竹竿陷入三分之二还多。

      “太淤了,太深了,肯定不止一米,很危险,得换一个地方。”外业组一些贪恋近路的想坚持一下,直接就被否定了。

      “不行,不行。”他们多花了半小时绕道迂回,安全上岸。

      • 我要收藏~
      • 参与评论~

      本站新闻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如果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而不填写内容原始出处的网络媒体和新闻媒体,我们将对您的侵权行为保留起诉权,产生的任何法律纠纷和法律责任后果请自负,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也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

      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新闻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新闻内容原始出处,中国海洋食品网(www.shhszjjf.com.cn)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出现的任何摄影图、商品图、艺术字、人物肖像权仅供作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若擅自使用,后果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553138 779@qq.com。

      0条 [相关评论]  
      48小时热点图文
      顶部 帮助 世界渔市APP 底部
      请扫码下载世界渔市APP
      体育比分直播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